2024年07月22日 农历甲辰年 (龙)年 六月十七
杏林仁心“大先生”:让边远地区群众看得上病、看得好病
发布时间:2023-12-29
图片

陈怀炯正在为患者配药。天全县中医院供图


11月4日,星期六。清晨5点,在雅安市天全县的街道上,一位80岁的老人骑着电瓶车匆匆赶往县中医医院。这位老人就是首届四川十大名中医、四川省非遗项目陈氏骨科的第三代传承人陈怀炯。


无论严寒酷暑,每天清晨5点便去医院的习惯他坚持了50余年。“这样做就是为了可以看更多来找他的病人。”陈怀炯的儿子陈若雷告诉记者。从医65年来,陈怀炯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患者身上,他以低廉的收费、精湛的医术,让边远地区基层各族群众,既能看得上病,又能看得好病。为此,当地群众都尊称陈怀炯为“大先生”。


大音希声

捐献诊所只为服务更多群众


在天全县中医医院的骨科门诊部,前来就诊的患者从凌晨起就会排起队,每天的患者量达300多人。这样的门诊量在全省的县级医疗机构里,十分罕见。


“这些患者半数以上是外地的,还有不少来自少数民族地区,他们都是冲着‘大先生’来的。”医院骨科主任高志涛告诉记者。


“大先生”陈怀炯出生于中医世家,陈氏骨科至今已传承了200余年,是“医武结合”的中医骨伤医药技术,主要运用于中医临床诊疗骨折、筋伤、开放性骨折、慢性骨病等患者。其核心的诊治技术是陈氏手法复位术、小夹板固定术、点穴按摩术、陈氏骨科伤药外敷内服、陈氏骨科康复锻炼等。


一直以来,陈氏骨科在天全县及周边小有名气,过去开办的诊所吸引了众多患者。就在陈氏骨科家庭诊所发展不错时,1975年,顶着家人们的质疑,陈怀炯作出决定:把诊所和秘传的家学全部捐献给国家,这也是天全县中医医院的前身。


在陈怀炯看来,只有依靠国家的力量,把医院做大做强才能惠泽更多群众。从那以后,他便把平生所学全部用在打造新的“国字号”医院上。为医院发展,他带徒上百人,形成陈氏骨科的矩形人才方阵。如今,医院一年一个样。去年,门、急诊病人治疗达56.64万人次,门诊次均费用和住院次均费用也远低于同级医疗机构。


图片

陈怀炯正在为患儿进行治疗。天全县中医医院供图


大医精诚

为更多患者独创“立诊”方式


“非常感谢‘大先生’,我现在的手恢复得很好。”汉源县乌斯河镇马托村村民向成星对记者说。今年5月,因为一次意外,她的手臂严重骨折。去了几家医院都说要动手术,她便听从乡亲的建议,来到天全县找到“大先生”。经过10天的住院治疗和20天的门诊敷药,病情恢复很快。向成星说,没想到在这里不用手术就能治好,更没想到收费还低,住院治疗仅花了2000多元,门诊敷药一天仅需3元。


在天全县中医医院里,像这样凭借着陈怀炯精湛技术治好的患者不计其数。


早在1982年,著名作家魏巍在天全县采风红军遗址时,因腿部受伤被送到中医院,陈怀炯仔细观察了受伤部位,用手一摸就判断出骨折的位置。原本还想着去成都治疗的魏巍,决定继续留在天全治疗。20天后,魏巍康复出院回京。此后,魏巍一再致信请陈怀炯去北京一叙。


10月27日上午9点,记者来到医院骨科门诊部时,80岁的陈怀炯时而躬身查看病情,时而半蹲为患者敷药……由于找他的患者太多,陈怀炯不能一人一诊,经过长期的总结,便采用“批次”诊疗法,一次诊疗10多人。为提高效率,陈怀炯与助手一道,站着为患者诊疗,这也是他独创的“立诊”方式。直到现在,虽年事已高,陈怀炯仍然坚持亲自为患者诊断。


对中医的传承与创新,陈怀炯不断总结摸索,钻研中医理论和骨伤科传统医疗技术,完整保存并发扬祖传中医手法复位、小夹板固定治疗骨伤外科技术,凭手摸判断断骨位置、裂纹走向,用手法复位,断骨对位十分准确。他还致力药品研制,运用祖传秘方结合现代医药成果,创新研制出陈氏膏、散、丸、酒剂系列药物,且费用低廉,许多骨伤患者仅需花几十、上百元便得以治愈。


大公无私

仅收一元挂号费的顶级专家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高调地对待患者,低调地对待自己。这就是‘大先生’的写照。”跟随陈怀炯几十年的弟子王涛对他这样评价。


陈怀炯的时间表里从来没有周六、周日。2005年退休前,他每天在医院经常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一年里要比别人多出工作时间近2000小时。


“轻财重义”,是陈怀炯的口头禅,他这样说也这样做。在医院电子挂号系统里,陈怀炯的挂号费为“1元”。这还是在2005年医院升级电子收费系统后的价格。此前,仅0.5元的挂号费陈怀炯坚持了28年。按国家相关规定,像他这样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挂号费是可以上百元的。但陈怀炯没有这样做,他说:“来这里的患者大多是边远地区的群众,收费高了就会把不少人挡在医院的门前。”据不完全统计,仅此一项每年就为患者节约近百万元。


陈怀炯不仅收费低,有时还会“倒贴”。一次,一位外地的老人因骨伤找到他,由于没有亲人陪伴,陈怀炯不仅为她接骨,还自掏腰包付了老人的费用。


陈怀炯的弟子高志涛说,“大先生”一直毫无保留地把家传技法、配方传授给弟子们。虽然陈怀炯的儿子也在医院,但大家所学的内容都是一样。陈若雷告诉记者,陈氏骨科也无保留地与其他流派进行坦诚交流,各取其长。“只有这样,传统中医药才能得到更好地发展,才能让更多的人受益。”陈怀炯认为。


图片

陈怀炯(左三)正在为患者进行治疗。天全县中医医院供图


大爱无疆

民族同胞眼里的好“门巴”


陈怀炯的衣柜里装着满满的哈达。“这都是藏族患者为表达谢意送的。”陈若雷说。


天全县位于曾经的茶马古道上,长期以来,陈怀炯的医术和医德口口相传,吸引了许多少数民族群众前来就医。


去年初,甘孜州德格县15岁的珍珠降措小腿骨折,父亲担心骨折会留下后遗症,决定到天全县中医医院找“大先生”治疗。从德格县到天全县700多公里,珍珠降措父亲开车10多个小时。孩子的父亲表示,因为他周边的人都知道,“大先生”就是个好“门巴”(医生)。


据统计,医院的患者中有30%左右来自民族地区。为让少数民族同胞能看好病,医院里专门设立了藏汉双语标识,陈怀炯还让医护人员尽可能学些藏语以便沟通。陈怀炯要求医护人员询问病情时,一遍不行就两遍,直到问清楚为止。


为搭建起各民族的友谊桥梁,近年来,医院先后与康定市人民医院、理塘县藏医院等医院结成骨科联盟,定期派出业务骨干进行对口支援。医院还与甘孜州的医疗机构协作,针对病情危重、手术复杂等患者,开通了双向转诊绿色通道,确保转诊病人在天全县中医医院优先诊疗、优先住院,让民族地区患者就医更便捷、更安心。

来源:川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