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2日 农历甲辰年 (龙)年 六月十七
亚洲首例!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成功实施异体喉-气管-甲状腺联合移植手术
发布时间:2023-06-08

“感谢华西给了第二次生命。”2023年6月5日,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召开的“亚洲首例喉移植新闻发布会”上,接受了喉-气管-甲状腺联合移植手术的患者周先生说。

图片

2023年4月29日,耳鼻咽喉-头颈外科陈飞教授团队为一名喉癌术后复发的65岁男性成功实施了异体喉-气管-甲状腺联合移植手术。术后,患者恢复良好,异体喉、气管、甲状腺成功存活,功能发挥正常。目前,患者各项指标稳定,恢复良好,可经口呼吸与发音,与人简单沟通交流。

经查阅相关文献,这是亚洲地区开展的首例异体喉-气管-甲状腺联合移植手术。由于喉移植手术的高难度与复杂性,往往需要多学科团队相互支撑协作,且供体稀缺。截至目前,全球仅有三例详细报道的喉移植成功病例(美国2例,波兰1例)。1998年,美国Marshall Strome, M.D.及其研究团队成功开展全球第一例喉移植手术,手术耗时18个小时。

新闻发布会上,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党委书记李正赤表示,手术成功最重要的是让患者受益,华西医院始终坚持创新,坚持推进华西多学科协作医疗,为老百姓提供坚实可靠的医疗保障。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表示,华西医院始终以患者为中心,不断探索追求新的诊疗方式方法,为健康四川、健康中国建设贡献华西力量。

图片

喉癌复发 面临全喉切除无法发声

患者周先生9年前确诊为喉癌并行部分喉切除术治疗,后因反复呼吸困难,多次行手术治疗改善通气功能。不幸的是,术后随访发现肿瘤复发,且范围扩大,周先生将面临行全喉切除术的风险。

在我国乃至全世界,类似于周先生这样,因晚期喉癌行全喉切除术而失去喉部的患者不在少数。此类患者不仅失去了正常的喉部结构、气管通气及发声功能,而且其嗅觉、味觉功能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气管支气管感染的风险也随之增加,从而严重影响了患者的呼吸、吞咽及发音功能。全喉切除术后,只能在患者颈部行气管皮肤造瘘呼吸及排痰,严重影响美观及生活质量。以往,此类患者只能通过使用人工喉、电子喉等进行简单讲话交流,但存在使用麻烦、音质不佳等缺点。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创新,喉移植技术给失去喉部的患者带来了希望——通过移植健康的喉部组织和器官,保留患者的喉部结构及发声功能,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得知全喉切除术将失去发声功能,周先生十分抗拒,多次表达想要切除复发肿瘤但尽量保住喉部的意愿。面对患者的强烈要求,陈飞教授团队思虑再三,提出“异体喉-气管-甲状腺联合移植手术”的方案。在向患者周先生详细告知手术相关风险及可能发生的后果后,周先生表示愿意冒险尝试。

图片

40余人手术团队奋战9个小时完成手术

不同于相对成熟的肝肾心肺等大器官移植,喉移植的难度体现在诸多方面:1、供体稀缺,且供体血管情况特殊,术前无法充分检查明确;2、需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完成供体的灌注,但缺少专用灌注工具,灌注液从动脉血管灌注压力很大,容易损坏喉供体血管;若供体内血液冲洗不彻底,容易导致血栓堵塞血管,造成喉供体坏死;3、喉供体的离体修剪、小血管的匹配及最佳回流静脉的选择;4、供体喉的喉上神经与喉返神经的重建;5、器官冷缺血时限下的快速显微外科重建;6、喉移植术中抗排异药物使用;7、喉移植手术非无菌手术,耗时长,需要面临抗感染等一系列问题。

本着以患者为中心的高度责任感,面对高难度的挑战,陈飞教授团队随即开展了一系列配型以及术前准备工作,并与器官移植中心、重症医学科反复讨论,确定了围术期相关管理,并经过反复查阅相关文献及多次讨论后,确定了手术方案,制定了全面详尽的突发情况应对措施。

待患者周先生配型成功,陈飞教授第一时间将患者收治入院,手术于2023年4月29日进行。首先,陈飞教授带队前往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切取供体喉、气管、甲状腺;同一时间,刘均副教授等团队成员则对周先生行“全喉切除+甲状腺全切除+双侧颈部淋巴结清扫术”。约3小时后,供体器官取回,陈飞教授争分夺秒开始了此次手术中最重要的部分——异体喉-气管-甲状腺联合移植。手术过程不仅包括喉气管的常规吻合,还修复重建了6根血管、4根神经,全程用时9个小时,相较于全球第一例喉移植手术,手术用时大大缩短。

凭借精湛的手术技巧,以及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器官移植中心、麻醉、护理团队的密切配合,供体喉缺血的时间尽量压缩,极大程度上保证了供体喉-气管-甲状腺的移植成功率。据陈飞教授介绍,手术参与人员超过40人,手术不仅在灌注方式上进行了创新,而且按部位分区进行血管神经的修复重建,用小血管吻合替代了大血管吻合,虽然增加了手术难度,但是减少了由于血管栓塞引起的死亡风险;此外,还创新性地采用B超观察甲状腺的血供以及甲功,避免每天侵入性的操作。

26次会诊 16个科室多学科加速术后康复

手术顺利完成,医护团队却不敢松懈,因为还面临着另一项巨大的挑战——术后管理。没有权威的指南可以参考,没有丰富的案例可以借鉴,患者的术后管理以及免疫抑制方案对医护团队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大家“摸着石头过河”,在医务部的协调组织下,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器官移植中心、重症医学科、感染性疾病中心、内分泌代谢科、心理卫生中心、临床营养科、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消化内科、肾脏内科、病理科、超声医学科、实验医学科、康复医学中心等16个科室组成的医护团队多次进行多学科讨论,多次进行联合查房。在前后26次大大小小的会诊指导下,在59人组成的医护团队的精心照护下,患者周先生未出现严重的免疫排斥反应。

令医护团队欣慰的是,术后第三天,周先生便可发出简单的单字音节;术后第九天,一次性带气囊气管导管更换为金属气管导管并进行堵管后,周先生可发声与人沟通。目前,周先生能经口呼吸及发音,经口能顺利咳出痰液,基本生活能自理,各项指标稳定、恢复良好,远超术前预估恢复进度,经多科评估后,已达到出院指征。后续还需适当康复训练,吞咽、呼吸及发音功能等还需3~6月才能恢复到最佳状态。

此次喉-气管-甲状腺联合移植手术的成功,离不开陈飞教授团队长达十几年的积累和准备。从2006年开始基础研究到开展一系列动物喉移植实验,团队坚持不懈,并在实验动物上成功移植且存活;同时,陈飞教授多年来致力于开展头颈部重建修复手术,一台又一台手术的经验积累,为此次手术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喉移植手术的成功,展现了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头颈亚专业组团队敢于攀登医学顶峰的华西水平,体现了医护团队始终以患者为中心的医者仁心,彰显了医院多学科团队紧密合作、团结一致的华西优势。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杨家印表示,该例手术开创性地探索了包括气管、甲状腺等多组织在内的全喉移植手术的可行性、安全性以及有效性。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副院长吴泓表示,通过开展第一例喉移植手术,梳理了相关流程、总结了华西经验,为以后类似患者治疗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

早在1979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完成西部第一例、全国第三例肝移植手术;2001年,医院完成中国大陆地区首例成人活体肝移植。2013年,医院成立器官移植中心,截至目前,完成各类大器官移植上万例,肝肾移植数量和质量居于国际领先水平。作为国家重点临床专科,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具备肝肾心肺胰腺小肠等全部移植资质,是国家肝肾移植临床医师培训基地、四川省器官移植质控中心。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